当前位置:主页 > K真生活 >打球右腿骨断动4手术‧残障生考入马大 >
打球右腿骨断动4手术‧残障生考入马大
发表日期:2020-07-11 03:03| 来源 :K真生活| 点击数:207 次
打球右腿骨断动4手术‧残障生考入马大(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马来亚大学(UM)今年迎来3174名新生,当中6名为残障人士,20岁的叶添明在唸初中一时,在母亲节当天因打篮球导致右腿骨断,手术后又3次不慎摔跤,导致脚患恶化,前后共进行4次手术。如今,他的腿部内置铁片及架上3支螺丝,且须依赖拐杖步行,医生指若他再次跌倒,或会发生腿内铁片外露的危险;但行动问题无阻他实现理想的毅力,最终成功考入理想的大学修读经济系。来自彭亨州文德甲的叶添明,在家中排行老大,有两个弟弟,他于週一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马来亚大学报到。指马大宿舍设备不错他指出,在大马高级教育文凭中考获3.92积分,唯一遗憾的是华文科目只得B+,但能考入自己的首选科系与首选学府,已经很开心。他说,选择进入马大就读,主要有几个因素,即马大为残障学生提供很好的设施、父母希望他能考入这所优秀的学府。他补充,其他因素包括本身的补习老师也是从马大毕业,还有大学的环境及学长也不错。他表示,之前已经进行资料搜集,知道马大第七宿舍的设备很不错。“卫生间距离我的寝室很近,学校也有提供巴士载送学生去上课,如果步行到经济学院上课需要15分钟。但是搭巴士,只需五分钟,而最重要的是有电梯,让我出入时也比较方便。”叶添明表示,希望在毕业后可以找到一份工作,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一直以来,不仅父母照顾他,两名弟弟也帮助他许多,因此有义务照顾全家人。失聪生靠右耳听声音19岁的沙迪来自马六甲,他自出世以来就左耳失聪,从小到大都依赖唯一的右耳聆听这个世界的声音,但是右耳的听觉能力随着他渐渐长大而衰退,近日远赴印度接受耳朵治疗后,才逐渐恢复正常。“我必须靠近老师或坐在课室的前排,才能听见老师讲课,而且当右耳的听觉能力又出现不妥时,就必须戴上助听器。”将在马大展开大学生涯的沙迪在大学预科班中考获3.71积分,成绩不俗,未来4年他将修读自己最喜欢的电脑科学系。“有些学长说在马大唸书并不容易,但我还是选择进入马大,我希望在这里获得正面的生活,并接受这里的所有挑战和乐趣。”沙迪是家中长子,另有两名分别16及11岁的妹妹,因此他觉得自己“身负重任”,希望自己毕业后能为家人打造更好的生活,为父母尽一份孝心。尝试不用拐杖再受伤叶添明披露,当年他打篮球受伤后,马上被送院急救,也进行手术,休养一段时间后,就得到医生批准出院。曾经有一段时间,他有依赖拐杖,但后来尝试不用拐杖,结果腿部不幸再次受伤,需要再次动手术。他披露,腿部受伤后的隔年,也就是升上初中二的时候,由于课室在楼上,对需要靠拐杖步行的他极度不方便,因此在初中二完全没到过学校,但年终的时候,还是有去考试。叶添明指出,升上初中三,之后在中四和中五,今诡成功摆脱拐杖,可以在没有拐杖的情况下走路。“岂知,在中六时,也就是準备大马高等教育文凭考试的那一年,由于校长建议我不妨去试试参加学校举办的生活营,因此我就去参加,很不幸地,在活动的时候腿部再次出问题,并在9月份时进行了手术。”他表示,现在其右腿内有植入铁片,架上3支螺丝,以稳定及支撑关节的部位,且必须依赖拐杖。早产儿视卡巴星为学习对象先天双侧足下垂,无阻早产儿洪欣怡继续向前进的决心,并成功考入马来亚大学法律系。她说:“上帝关了一扇门,必定会再为你打开一扇窗,相信只要努力不懈,必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走路双脚呈“内八”来自森美兰州瓜拉庇劳的洪欣怡(20岁),视已故律师兼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为学习对象,其母亲怀胎6个月半就生下她,且先天性双侧足下垂,走路时,双脚会呈现“内八”,步行时会比较慢;如果是斜坡,就会走得很吃力。她在4名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大,有一名妹妹及两名弟弟。她週一在父母的陪同下前往马来亚大学报到。3胞胎姐妹唸不同校学独立19岁的三胞胎巫裔姐妹同时考入本地大学,但为了学习独立,三姐妹决定进入不同的学府,在没有彼此的情况下完成学业。这三胞胎姐妹分别是阿蒂拉、阿蒂卡及阿米拉,来自霹雳,3人从小学至大学预科班,都念同一所学校,一直形影不离。其中阿蒂考进了马大,她週一在马大受访时表示,两名姐姐分别考入槟城理科大学及博特拉大学。她指出,父母是希望三姐妹可以同时考入同一间大学,并选择同一个科系;但两名姐姐表示为了让彼此学习独立,因此3人在报读大学时,都在首选栏填上不同的大学及科系。她说,在大学预科班考获3.73分的成绩,她的首选是马来亚大学的工程环境系,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两名姐姐分别选读槟城理科大学的物理系及博特拉大学的科学与科技系。她说,她和阿蒂卡的感情比较好,从小学至今,只有小学四年级以及中四不同班,其余的时间都被编排在同一班。她指出,由于三姐妹都进入不同的大学就读,因此家庭成员也分工合作,分别陪同她们到学校报到。“我的大哥负责陪我到学校报到,父亲和母亲则分别陪同两名姐姐。”‧2014.09.0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