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谷 >一种痛苦的继承:父母的情感创伤可能在生理上影响子女 >
一种痛苦的继承:父母的情感创伤可能在生理上影响子女
发表日期:2020-06-14 07:04| 来源 :Z生活谷| 点击数:469 次

你的父母躲过白色恐怖,但他们的恐惧却以生物学的方式遗传给你?「个体经历可能改变其后代的细胞与行为」的假设在20年前或许会被嘲笑,但在今天已被广泛接受。老鼠实验初步证实,父母所受的情感创伤,会以生物学的方式遗传给下一代。

一种痛苦的继承:父母的情感创伤可能在生理上影响子女

  位于巴基斯坦木尔坦、拉哈尔和伊斯兰马巴德的孤儿院为孤儿提供住所、医疗服务和送他们到当地学校受教育,尽可能给予「最良好的援助」,但苏黎世大学神经科学家阿里‧贾维德(Ali Jawaid)表示:「儘管如此,这些孩子的症状(包括焦虑和忧郁)与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很类似。」

  除了这些心理负担,贾维德还想釐清童年经历所造成的潜在影响,他与孤儿院合作展开研究,探究一种令人担忧的可能性:与父母分离造成的情感创伤可能引起微妙的生理变化,而这些变化持续非常久,甚至将创伤遗传给后代。

  「个体经历可能改变其后代的细胞与行为」的假设在20年前或许会被嘲笑,但在今天已被广泛接受。科学家已经从动物身上发现,在压力、寒冷或高脂肪饮食的极端环境会导致后代引起代谢变化。而对于经历过创伤的人类(例如大屠杀倖存者的后代)所进行的小规模研究表明,其孩子在生理和健康方面也产生微妙的变化。

  这些影响非常深远,如果个人经历会对孩子及后代造成影响,那或许就更有理由抵制菸害,乃至拆散家庭的移民政策。华盛顿州立大学的生物学家迈克‧斯金纳(Michael Skinner)说:「这真的很吓人,祖父母所接触的东西会影响后代的患病风险,而我们今天的所做所为、以为早已消失的伤害也正在影响后代。」

  斯金纳自己对动物的研究表明,表观基因组(一系列影响基因表达的生物因素)的变化会代代遗传。如果创伤能诱发人类的表观基因变化,那这种变化就可以作为生物标誌物,帮助鉴别那些面临更大精神疾病或其他健康问题风险的个体,并作为逆转这种影响的干预措施目标。

  对人类的流行病学研究也显示出类似模式,其中最着名的例子是荷兰「饥饿的冬季」。这场饑荒在二战结束后的几个月席捲了荷兰。在粮食短缺期间怀孕的妇女孩子,比其他刚出生的同龄人死得更早,罹患肥胖症、糖尿病和精神分裂症的机率也更高。对其他群体的研究显示,经历过极度饥饿的父母的孩子——即使是在子宫里——罹患心脏病的机率也更高。去年的一项历史研究显示(对社会经济地位和产妇健康进行控制后),南北战争时期曾沦为战俘的退伍军人的后代,比其他退伍军人的后代死得更早。

  但是,要证明与身体压力不同的情感创伤会遗传给后代是一项艰鉅挑战,该领域的一些专家也担心过早定论「创伤导致可遗传的变化」会造成不良后果,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神经学家约翰内斯‧博哈切克(Johannes Bohacek)说:「困难的点在于如何分辨哪些是社会遗传,而哪些不是。这在人类身上还没有定论。」

一种痛苦的继承:父母的情感创伤可能在生理上影响子女

  为了找出这些影响,贾维德正在蒐集巴基斯坦孤儿院院童,以及其他与父母同住的同学的血液和唾液样本。乌兹大学和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实验室的研究员伊莎贝尔‧曼苏(Isabelle Mansuy)也希望探究失去亲人与被迫分离的创伤是否会在细胞上留下可识别的痕迹,但要真正证明这些影响必须进行多年的追蹤研究,至少得等到他们有自己的孩子。因此,曼苏把研究目标转向了实验鼠。

  曼苏从2001年开始设计一种干预手段,还原童年创伤的某些方面。她以不可预期的时间间隔将老鼠妈妈与幼鼠分开,并把老鼠妈妈关在试管内或扔进水里让牠们经历心理压力,进一步干扰其养育过程。当老鼠妈妈回到笼子里和幼鼠在一起时,牠们变得躁动心烦意乱经常忽略幼鼠,加重了后代的分离创伤。

  结果不出所料,经历心理压力的老鼠妈妈的孩子在成年后表现出不同的行为。但更惊讶的是,这种行为变化在往后几代身上依然存在。起初,她认为这可能是幼鼠自身行为的结果:由于糟糕的母亲造成幼鼠童年受创,进而对下一代複製了自己的童年经历(被忽视)。因此,牠们可能只是在传递一种行为模式。

  为了排除这种可能性,曼苏挑出雄鼠研究,将受过创伤的雄鼠与没有受过创伤的雌鼠繁衍后代,然后将雄鼠从笼子里移走,防止牠们的行为影响后代。她在实验室里反覆进行这个,有些已经到了第六代,她说:「这种影响很快就会出现,我们可以看到(后代身上)出现的症状,与那些童年受创的动物类似。」经历创伤的雄鼠后代表现出更多冒险的行为,例如探索危险的区域;当他们掉到水里时,他们更容易「放弃求生」,比对照组的幼鼠更快停止游泳,这是幼鼠忧郁症状的一项指标。

  其他科学家也开发出概念与曼苏相似的模型,例如改变雄鼠的饮食或让牠们接触尼古丁,并追蹤几代老鼠的新陈代谢和行为变化。麦吉尔大学的表观遗传学研究员迈克‧明尼(Michael Meaney)说:「如果你问『父母的经历会影响孩子的发展吗?』答案是肯定的,曼苏等人的研究显示出父母的经历是会传递给后代,但问题是如何传递。」

一种痛苦的继承:父母的情感创伤可能在生理上影响子女

  马里兰大学表观遗传学家崔西‧贝尔(Tracy Bale)发现的证据表明,压力会影响精子中的sncRNA,而这种影响也会传递给后代。曼苏在实验鼠身上也观察到类似的RNA变化。儘管在老鼠实验中确定原因(以RNA形式改变)和结果(以行为和生理形式改变),但其他谜题(特别在人类身上)仍难以解答,贝尔说:「在过去五年中,这个领域取得不错的进展。但我们仍不清楚在人类身上会如何,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可控的环境。」

  老鼠永远不可能完美地複製人类的痛苦,曼苏指出:「最好的研究方法是选择一群与实验模型经历类似情况的人。」这也是他们跟巴基斯坦孤儿院合作的原因,这些孤儿的童年创伤经历与曼苏实验室里的幼鼠有相似之处,包括毫无预警与母亲分离。

  初期的研究成果很有前景,贾维德说:「现阶段的研究结果与老鼠模型很相似。」曼苏和贾维德记录了孤儿们血液与唾液的脂肪酸变化,这些变化与受创伤的老鼠类似。曼苏指出,相似的生物标誌物的存在表明在幼鼠和儿童创伤后,也存在类似的影响。”

  2016年,曼苏发表的证据指出,在丰富充足环境长大的创伤老鼠,并没有把创伤症状传递给后代。曼苏的实验室正在进行一项延伸研究,从有限的资料表明,生活体验也许能治癒创伤对分子层面造成的伤害,意味着负面环境影响或许是可逆的,曼苏说:「在正确的时间点,丰富的环境最后能帮助修正一些因创伤引起的变化。」

  儘管老鼠实验已经初步证实,父母所受的情感创伤,会以生物学的方式遗传给下一代。但曼苏在公开演讲和访谈仍然很谨慎,认为还有很多研究必须进行,她说:「我不认为这个领域发展得很快,反而觉得太慢了。」

图片出处:Huub Zeeman@flickr

参考报导:Scienc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