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生活谷 >「复刻」绝对是门好生意 >
「复刻」绝对是门好生意
发表日期:2020-06-11 04:24| 来源 :Z生活谷| 点击数:911 次
「复刻」绝对是门好生意

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是Basel巴塞尔钟錶展百週年,今年不少品牌推出了复刻錶。复刻、怀旧主题作品非常大量。檯面上的说法,大致是藉由以前发表过的经典设计,或是有故事的作品,让腕錶说故事,让人见证品牌过往丰功伟业,激起某些化学效应,但更实际的策略呢?

不只是腕錶,近几年复刻成为趋势,即便没有明讲,但骨子里复刻怀旧的东西出现很多。例如前阵子才推出便掀起抢购,山寨版立刻跟进抢市的小任天堂红白机;或是八零年代流行过,让阿嬷看到可能会被拿去补起来的破牛仔裤;老艺人又出出来唱歌演戏之类。

红白机是许多人的童年回忆,而那时候的小屁孩都已经是社会的中坚份子,购买力自然也不可小觑!

製錶产业受到这风潮影响,今年特别多复刻?是因为是正好遇到某个值得说嘴的事件满几週年?或是品牌有天在自家的纪录上突然翻到某个曾经出过,但如今几乎被人遗忘的设计?曾经听过一个有趣的故事是某VIP到LONGINES浪琴表博物馆参观,带来一只有着品牌标誌,但却从不曾见过的錶款。馆员于是回去细翻历史,才发现那是品牌过去几乎失落的一环!于是,马上复刻该錶款以为纪录。

这只就是某VIP到LONGINES浪琴表博物馆参观,带来一只有着品牌标誌,但却从不曾见过的錶款。在LONGINES原厂的请求下,该名VIP亦大方的商借腕錶给品牌复刻,让更多人可以体验到LONGINES的悠久历史与丰富的文化遗产。这款「Heritage 1945」复刻腕錶忠实复刻了叶形指针、分针与棒状中央小秒针,以及精緻的圆点刻度;仿旧皮革处理、具有天鹅绒质感的錶带设计,都呈现出呈现出20世纪中期完美纯正的古典风格。RADO于1960年代所发表过的古董潜水錶。HyperChrome皓星系列库克船长腕錶,正是复刻自上图的古董潜水錶,但錶径加大以符合现代的使用需求。

官方说法怎样都行,总之有说法就好。总不能老实说能做的好像都做了,而且整体市场不佳,消费者口味越来约摸不清楚,创新像是条未知的路。不如保守形式,挑出些过去受好评的东西重新发表来得稳当。这种话是绝对不能说的啊!

不过製錶产业都说是产业了,就是要营利,没赚钱怎幺继续发展?对于玩錶人来说,市场策略如何无须过于介怀,不如好好把眼光放在表现出来的东西是否有诚意吧。

1965年SEIKO第一款潜水錶的古董錶。日本品牌在这波复刻潮中也没有缺席!这款Prospex系列SLA017,忠于1965年SEIKO第一款潜水錶的设计元素,包括宽版的刻度与指针、12点钟位置的加大刻度,以及略窄錶圈以及俐落壳型线条,蓝宝石水晶镜面也刻意作成凸面、錶径也是大小适中的39.9mm,都表现出历史感。

延续过往历史与经典融入新观念,是很好的做法。看看PANERAI沛纳海(对啦!他们跟巴塞尔无关),几乎不在外型大胆创新。强调从过往与义大利海军合作的仪器、作品中,寻找值得演化的设计为錶款(反而成为品牌的特色)。看看仿錶复刻满天飞,但本身几乎不复刻的ROLEX劳力士,向来以微变应万变,用「我真憨慢讲话,但我真实在(林易增口吻)」的态度做錶,几乎不复刻,但今年也出了Sea-Dweller 50週年纪念版126600。其实跟现行版Sea-Dweller差不了多少,非劳迷很难分出Sea-Dweller 50週年纪念版与一般版本的差异,外观上只不过加大了尺寸与细部微调,但却也是一片叫好。

PANERAI沛纳海,几乎不在外型大胆创新。强调从过往与义大利海军合作的仪器、作品中,寻找值得演化的设计为錶款。1967年发表的初代Sea-Dweller 1665。变与不变之间差异非常微妙的劳力士,今年少见地复刻Sea-Dweller50週年纪念版126600。

此外,近几年很爱提Speedmaster的OMEGA欧米茄,倒是推出与Speedmaster同样在1957年问世的Seamaster 300。遵循当年,但细节弄得更细腻,十足用心。而像ORIS推出一阵子的Sixty-five复刻潜水錶,虽然复刻古早潜水錶,但持续进化巧妙加入年轻气息,也是件个好改革。喔!对了,ORIS今年从品牌历史挖出一款1917年还很有怀錶风格的飞行錶,复刻出Big Cown 1917、TISSOT天梭则复刻曾在第一届巴塞尔钟錶展上展出的Prince香蕉錶,用这招顺便跟今年巴塞尔100週年说生日快乐,也是让人会心一笑的做法。

1957年问世的Seamaster 300古董錶。Seamaster海马300六十周年纪念Master Chronometer限量版腕錶。为了让这只复刻錶「新造如旧」,特别首次使用了数位断层扫描技术,让设计师可以更鉅细靡遗的解析当年经典錶款的所有细节。1917年ORIS第一款飞行錶诞生,当时是以一款大型怀錶焊接勾环而来。ORIS于今年特别打造出「Big Crown 1917」复刻腕錶,除了面盘配色之外,包括特别在2点钟位置作了调整时间的按钮,同时背底盖也刻上原始的「OWC」商标。1917年,第一届瑞士产业博览会(BASEL錶展的前身)首度登场,而TISSOT是少数首度参加、之后亦全程参与BASEL錶展的钟錶品牌。当时TISSOT这款被称作「香蕉錶」(由于其独特的弧面设计)的前身作品,便已在展览中亮相。今年时值BASEL錶展一百週年庆,TISSOT特此推出复刻的「Heritage Banana Centenary Edition」百周年版本,沿用原有经典錶款着名的「香蕉」形状设计。

复刻好坏见仁见智,若是设计真的经典到贯穿时代美学,重现这样的作品当然也有利于销售,就好像不少再还未发明修片时代的美女明星,保养得法,即便现在重出江湖,还是让人不禁想着「这个我可以!」。但如果做得不好,设计不上不下、不新不旧,就有些看老艺人还穿着当年打歌服在舞台上唱着当年歌曲,摇着跟不上节拍的屁股般让人不忍卒睹。关键还是在于这复刻故事是否说得生动,又是否能够适可而止,而不是开口闭口当年勇,讲到冷场翻白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