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P懂生活 >佐克伯选书是欧普拉第二? 可别太早下定论 >
佐克伯选书是欧普拉第二? 可别太早下定论
发表日期:2020-06-17 21:29| 来源 :P懂生活| 点击数:376 次

佐克伯选书是欧普拉第二? 可别太早下定论

Facebook 创办人暨执行长马克‧佐克伯(Mark Zuckerberg)13日举办首次脸书线上读友会,邀请作者 Moisés Naím 线上问答。他发文给 3,000 万全球脸友,吸引 25 万人加入「A Year of Books」社团,全球媒体争相报导,结果,这场书友会只来了不到 200 人,对作者提问 137 个问题,大多数问题都很笨,还有些读者是上来要这本的盗版PDF档,压根就没读这本书。

媒体把佐克伯双週精选一书,自然联想为美国脱口秀女王欧普拉第二,不过出版人却认为,佐克伯压根就不是欧普拉第二。

《纽约客》引述出版《The End of Power》的 Perseus Book Group 出版社图书执行长史汀伯格(David Steinberger)说,欧普拉和佐克伯的选书差别太大了,一个是梅西百货的感恩节游行,另一个只是快闪。

谈到欧普拉选书,美国出版人都眼睛发亮。《纽约客》引述退休出版人麦克达菲(Camille McDuffie)回忆,欧普拉从 1996 年开始宣布首次选书,到 2011 年脱口秀停播,16 年之间,捧红无数本书,比如欧普拉在 2007 年选读 2002 年就出版的旧书《Middlesex》,竟狂卖 71 万本。

当时,书只要贴上「欧普拉书友会」(book club)标籤就大卖,作家频频向出版社打听,有没有管道让自己的书受到欧普拉青睐,欧普拉选书的谣言满天飞,作家也会自动自发寄书和写长信去给节目製作人毛遂自荐,热络情景成为出版史特别的一页。

最让出版人称道的是,欧普拉选书的操作流程非常细腻。《纽约客》报导,FSG 出版社发言人塞罗伊(Jeff Seroy)说,欧普拉製作人会事先联络出版商,告知选书,让出版商签署保密条款,出版商会私下提早备货,徵集书店订单,「我们必须去申请新的 ISBN 号码,让书目保密。」

不过,佐克伯却没有跟任何出版社打交道。曾跟欧普拉选书合作的史汀伯格说,佐克伯是在週五晚间十一点突然宣布选了《The End of Power》这本书,他还是看到自己的脸书和推特被愤怒留言灌爆,抱怨此书没库存,他才知道好运上门,根本措手不及。

NBC 晨间节目《Today》专栏作家作家斯佩克特(Nicole Spector)引述《出版人周报》编辑主任米里特(Jim Milliot)说,经营书友会原本就很困难,佐克伯书友会情况很正常,但佐克伯的确有能力卖书,销售疲弱的《The End of Power》,一经他推荐,从亚马逊第 45,140 名,冲上亚马逊畅销书前十大,根据尼尔森资料,这本书 2014 年只卖 1,120 本,却在 2015 年第一週(从1/4日起算),卖了 12,015 本。

不过,佐克伯的模式会遭遇挑战。米里特说,因为大多数出版社都没有足够现书,能快速回应爆冲的市场需求,而且,佐克伯只给读者两週的时间去读一本书,当书店,特别是独立书店追货时,佐克伯的读友会已经开始读下一本书。

斯佩克特说,仔细比较欧普拉和佐克伯,两者共通点很少,佐克伯自己也没有把「A Year of Books」称为书友会,而以挑战、社群称之。其实,与其说是书友会,不如说是读书比赛(a book race)。

《华盛顿邮报》分析,佐克伯选书可能要改变节奏,或者改变选书。《The End of Power》读来完全称不上轻鬆惬意,这本书厚达 320 页,代表读者得日读 23 页,才能跟上佐克伯脚步。

另外一个是技术问题:脸书的排序和过滤演算法,并非按照时序,也不是多数人按讚就会出现,而是按某种更抽象、更随机的衡量法,导致线上书友会的贴文被淹没或隐藏,大多数人压根就不知道此活动,线上问答拉拉杂杂地出现在网页上,也因此脸书并不是线上问答的好场所。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arann

相关推荐